思绪在远山蔓延

发布者:Chenguang 来源:呼伦贝尔日报 浏览: 发布时间:2020-11-27 09:58:48

 白金萍

“我无法不老,但我还有可能年轻,我不敢对我们过于庞大的文化有什么祝祈,却希望自己笔下的文字能有一种苦涩后的回味,焦灼后的会心,冥思后的放松,苍老后的年轻。”余秋雨的这段话,常常让齐治国老师内心感到安慰。他瘦弱的躯体内涌动着年少的激情,积蓄着青春的力量。后来,他成为林区的文化顾问,出版书籍《林海春秋》。

我第一次见到齐老师是他帮我改过几篇稿子以后。人群中我一眼便认出他。一个精神矍铄的老者,额头上刻满深深的皱纹,见证着岁月的沧桑。他身材高大,清瘦,双目炯炯有神。当时,他正津津有味地吃一盒酸奶,为了不浪费,他仔细舔着酸奶盒上残留的酸奶汁。那认真的样子让人想笑,瞬间没了陌生感。

齐老师非常关心爱护文学路上的新人晚辈。他说,呼伦贝尔本土热爱文学的人本来就不多,对于热衷文学创作的后辈,要多鼓励、扶持,不能一棍子打死。所以,对于刚刚涉足文学的我们那些青涩稚嫩的文稿,他总是先给予肯定文稿的可取之处,然后才指出哪里不足,提出意见和建议。他的评价中肯,实事求是,常常令迷茫的我豁然开朗,对前路充满信心。他教会我们如何让写作更具文学性艺术性,他谈吐风趣幽默,目光信任期待。有齐老这样的良师益友,我们无疑是幸运的,他为人正直,不徇私情,一个较真又执拗的老头。

走在初冬的堤坝上,迎面而来的是呼呼的风,带着响声,在原野上肆虐。我迎着风,也把目光洒向广阔无边的原野。看着雪野静默无声,时光流转中,最动人最真挚的情义于心中永存,目光所及,都是他慈祥的微笑,温暖的话音。

对我初期的文学作品,齐老师总是直言不讳,要我多沉淀,多练笔,才能突破写作瓶颈。有时,他也会发来长长的微信语音,鼓励我不要灰心,坚守初心。

当我把自己在《骏马》杂志上发表的第一篇小说发给齐老师,他开心极了,说我算是真正走进了文学的大门。当我的文章在《民族文学》上发表时,他表现得比我更加兴奋和满足。他说,一路走来不容易,一定要坚持下去。

山里的我看到了真正的大海,它广阔无垠,神秘莫测,又包容一切。和齐老师说起来,他说,有机会一定要去看看黄山。今年我第一次去了黄山,心里一直想着齐老师的话,还想回来发给他几张照片,可是还没来得及发就惊闻他去世的噩耗。我才明白,他不止是想让我领略黄山的俊美奇崛,而是要我去做胸中有丘壑、眼里存山河之人。齐老师是这样的人,希望我也做这样的人。

“遥望山上松,隆冬不能凋。愿想游下憩,瞻彼万仞条。”冷风萧瑟,青松依旧,落雪牵动我的思绪,向着无边无际的远山蔓延。


上一篇: 生平简介
下一篇:别了,恩师
2019免费资料大全香港